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迎光临黑暗的沉思!

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--顾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阿里风情--艰难之旅  

2007-03-25 01:40:06|  分类: 浪踪天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来到阿里已经快三个月,出去的机会实在不多。不过这里可去的地方,也少得很。嘉木乡是狮泉河镇(阿里地区行署所在地)附近最好的地方,但嘉木乡并无嘉木,有的只有红柳和不知名的毛刺。整个狮泉河镇,唯一的绿化就是红柳。

    狮泉河的山并不高。但现在周围的山都变成了雪峰。因为狮泉河镇的平地海拔本已在4300米以上,山反而显得很低矮。这里过了一座山便是戈壁滩,戈壁滩的四围又是山。山围着戈壁滩,戈壁滩连着山。在广阔而又寂寥的戈壁滩上,人总显得那么渺小!

    夜幕降临的时候,戈壁一片寂静,除了风声,没有任何生命的声响。而山,却在夜色中变得黑苍苍的,轮廓一下子也变得高大起来,庄严而又肃穆。

    人们常说,阿里苦。但经历过的人都知道,去阿里的路上更苦。

    从拉萨到狮泉河,总路程是1600公里,越野车要跑三天。溯雅鲁藏布江而上,过了日喀则,便进入了草原和山谷交互的路段。因为是七月份,草原上正处于雨季,是一年中的黄金季节。草地一片葱绿,牛羊成群,牧民的藏篷在草原上也给人一种亲切感,这里实在难得见到一个人。

    第一日住的地方是个小得可怜的旅馆,叫“桑桑”,一个很有诗意的名字。旅馆就处在草原腹心地带。这里的草原,草密而肥嫩。桑桑出产的酥油,在日喀则地区享有盛名。黄昏里,黑色的牛,白色的羊,或吃草,或嬉戏,在绿色的草地上懒洋洋地移动。黑色的藏篷就在牛羊群中间,一缕淡淡的青烟,从帐篷顶上飘出,牧民们在准备晚餐了。几个藏族小孩提着自己采的新鲜黄蘑菇来向我们叫卖。这种蘑菇,只产于高海拔的草地上,算是这里的特产了。我们买了一袋,合着红烧肉罐头一起烧,鲜嫩、爽滑而又香味浓郁。

    虽然是夏季,我们却都感到瑟缩发抖。我们早早地上了床,甚至没有洗漱。

    第二日,天还没有亮,我们又出发了。因为是雨季,草原遍地积水,道路泥泞不堪,车行驶得非常慢。有些路段,根本找不到路,全靠驾驶员的经验了--我们在泥泞中蜿蜒而行。在山谷里,道路都是沿河而修,洪水冲垮了路基,汽车就直接在河床中行进,左弯右绕,异常艰难。

    但在宽阔的河谷中,我们遇到了成群的野驴。当我们经过时,先见到一匹野驴静静地站立在公路边,往车窗旁边望去,便见到了一群野驴,悠闲地在草原上吃草。看着很近,下车向它们奔去时,才知道离得很远。野驴也许没有家马那么高大,但它们比家马实在要“帅”得多。很远望去,都可以发现它们的毛色比家马还要闪亮,神态也比家马神俊不知多少倍!

    这天晚上,我们住在错勤县。吃与住,异常简陋。

    第三日早上六点过,我们又出发了。一路西进,天亮得越来越晚。离开错勤县城3~4小时,我们进入了高山区(这座山是个分水岭,后来我们在此吃尽了苦头)。天空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,山坡上很快就积了薄薄的一层。虽然原来也学过“胡天八月即飞雪”,但那个“八月”毕竟比现在的“八月”晚了些。狂风猛刮,雪花乱舞。我不由得惊叹大自然的伟大与奇妙。高原的天,孩子的脸,变得非常快,一日之中,我经历了风、雨、雪、雹、霰、阴、晴等天气。

    后来,汽车进入了戈壁滩,道路状况较好,也快了些。在一个不知名的道班,前面是一大片草甸与水塘,我亲眼目睹了天鹅得英姿。车还未停,我们便听到了天鹅的叫声。那叫声,洪亮而又高亢,给恬静的草原增添了不少的生气。从同事那里借过一副眼镜,我便目睹它的雄姿。天鹅走动时昂首阔步,站立时昂首挺胸。真有一种气魄,一种伟男子的气魄!它们飞起来的姿势也是美妙绝伦。可惜的是我没有带照相机,一路上的景色没法留存。

    当然,这里也有它固有的荒凉。一路上经过的县城,就像电影《新龙门客栈》中所反映的一样,苍凉而又孤寂。黄色的土墙,黄色的土盖屋顶,低矮,破败。我们曾经在泥泞的草原上,见到一辆车抛了锚,司机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车上等待,等待修理工的救援。无论从哪里赶到车抛锚的地方,没有一天时间是赶不到的。

    一路上,我们曾在中途的道班房稍做停留,添加开水、吃东西、上厕所。只要有公路的地方,就有道班工人,一个道班管10公里的路面。著名的第21道班,他们所维护的路段,路面非常平整。这些远离城镇、远离人群的道班工人,在极其艰苦的环境里,在这世界屋脊之上,维护着这条屋脊线。他们,才是西藏最伟大的人!他们,才是西藏最可爱的人!

    三天的车坐下来,我记不清蹚过了多少条河,穿越了多少座山谷,经过了多少个戈壁滩,越过了多少个草原,经过了多少个湖泊。能记住的,只是草原或戈壁上,车快如龙;泥泞道、河床上、山谷中车如爬行。深入到阿里,才知阿里之艰险;深入到了阿里,才知道这里的人之无奈与伟大!

     

(根据1996年10月11日与朋友的通信整理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4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