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迎光临黑暗的沉思!

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--顾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阿里行记-艰难之旅(2)  

2009-03-27 17:43:36|  分类: 浪踪天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1997年初,完成了上一年度的工作,我与同事上拉萨开会。同行的一共五人,其中一位是检察院的小伙子。

    出差的惯例是早起早出,第一天早上六点,天没亮我们就出发了,很顺利,天黑之前就赶到了错勤。简单吃完晚饭,我们来到旅馆。旅馆极其简陋,几张床,几床被子,一个炉子,就是全部装备。门是破的,漏着风。门外,是大院,满地沙土。没有自来水,院里有一口水井,用吊桶打起水,水混浊,里面漂浮着羊粪蛋。稍微沉淀一下,去掉羊粪蛋,倒进水壶,烧热洗脸、洗脚还是可以的。但我们缺乏生火的经验,羊粪蛋在炉子里只冒烟、不冒火,满屋子都是烟,呛得我们不停咳嗽,眼泪都快流出来。两三个小时过去了,水壶里的水只是达到不凉的程度。一行人干脆连洗漱也免了,和衣睡觉。夜深了,空阔的野外,几只狗在嚎叫,与狼嚎无异,令人毛骨悚然。听说现在条件已经算好多了,以前如果自己不备干粮就没有吃的,而且住处也极其有限,男女混住一室是经常的事。

    第二天一早,没有洗漱,我们又出发了。迎着初升的太阳,车在高原的公路上飞奔,后面是一条长长的灰龙。在这样的路上,车里也满是灰尘。我们身上、头上,也沾满了尘土。中间到了一处温泉,我们在这里停了下来。这里到处是泉眼,有的汩汩地冒着热水,有的呼呼地冒着热气。隔着一条宽大的地面裂缝,对面是一个巨大的喷泉,热水哗啦啦地直冲向空中,热气形成一条白雾飘向半空,久久不散。我们把八宝粥罐头放在温泉里烫热当早餐,同时就着温泉水洗漱。经历了一天的折腾,我们的头发开始扭结,脸开始皲裂,身上的衣服已经脏得不成样子。活动了筋骨之后,又开始了风尘仆仆的旅途。

    几个小时之后,在离昂仁县几公里的地方,我们的汽车抛锚了。油表显示副油箱还有油,但就是无法加油,汽车熄火了。驾驶员也不知道问题所在,我们想尽了办法,还是解决不了问题。我开始向前步行寻求援助,几个同事一边推车,一边利用下坡滑行。我在谷地上步行,不时惊起几只飞鸟,一些草原鼠惊恐地钻进洞,又从后面探出脑袋进行窥望。步行几公里后,终于遇到一个藏族茶馆,我向几个藏族同胞求助,但即便要求购买一矿水瓶的汽油,也没人愿意卖给我们。同事们的车也滑行到了。我们决定推车到昂仁县城加油。时间一点一点过去,眼看着就天黑了。高原的风,刮得我们身上发冷。后来,我们找到一家道班,在那里加了几十升油,试了一下车,没问题。后来问了一个老师傅才知道,我们的车是邮箱三叉开关坏了。于是我们趁着夜色赶路,终于在晚上12点左右,到达了日喀则,住进了一家名叫“桑珠孜”旅馆。洗漱后躺在床上,倒头便已响起鼾声。

    前两天的赶路,使得第三天的行程变得彻底轻松。从日喀则到拉萨,就半天时间不到。拉萨就在前方。

    半个月之后,工作会议已经开完,因我们单位驾驶员休假,我搭乘阿里人行的车回去。这次回去一行五六个车,二十多人,就我和人行另外两个小伙子是汉族。

    早上从拉萨出发,中午到了日喀则,我请同车几位在一家“连山回锅肉”饭馆吃饭,这是一段饱餐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接下来的几天,才知道苦不堪言。因为这次,我主要说吃。

    当天晚上,我们照例住进了“桑桑”的那家旅馆。几十个人挤在一间屋子里,烧着水,吹着牛,倒也热闹,只是没有饭吃,成了问题。几位师傅拿出一个已经冻硬的生羊腿,用小刀割了一片就贴在牛粪炉上,肉片在炉壁上发出“滋滋”的声音,几秒钟之后就变了颜色。人们抢着取来吃。我尝了一片,没有任何怪味,还可以接受。但太少了。 简单洗漱了一下,我和衣而睡。

    第二天天还没亮,我们又出发了。早餐照例是没有的。我在车上昏昏欲睡。中午,到了错勤县,几辆车停在一家四川广汉人开的饭馆面前,吃饭是来不及了,师傅忙着为我们煮面条。因为搭乘别人的车,我不好意思先去吃,等到第二锅面条出来的时候,我去端了一碗。份量太少,根本吃不饱,但也没时间再来一碗,因为车马上又要出发了。

    已经两顿没吃饭了,熬了一天时间,没吃过一顿饱饭,肚子在不停地提意见。睡吧。晚上,我们到了改则县。找到住的地方,照样是没有吃的。同行的人联系到了街上的臧茶馆,由他们给我们煮饺子吃。经过漫长的等待,饺子好了。我咬开来,立即感觉到有沙子。同时,一股羊肉膻味令我欲呕。吃吧,这不是家里,总得活下去啊。就这样,一个饺子,我只咬两口,没敢品味,基本就是囫囵吞下,吃了个半饱。

    第三天一大早,我们又出发了,天照例没有亮。汽车出了改则县城,路上一片白茫茫。原来前一晚上下了大雪。司机在雪原上找路,前面一个司机开错了,转着圈,后面几辆车跟着转圈。这是早上的一个小插曲。

    中午,我们到了革吉县城。这次,我没有随大部队吃饭。我和另一位汉族小伙子在街上找了一家汉族人开的饭馆,狠狠地吃了一顿饱饭。虽然菜有点咸,但我们还是吃得很欢。

    两三个小时以后,狮泉河镇已经在望。阿里,我回来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