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迎光临黑暗的沉思!

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--顾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祖母  

2008-04-04 02:09:45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祖母贺氏,讳明慧,四川广汉南兴麻石桥人,约生于1900年,病逝于1990年,享年90岁。

    祖母去世已经十八年了,对祖母的印象已随时间流逝而日趋淡漠,能记起的,只有祖母的坚毅与顽强。

    祖父因抗日战争时被征为民工修建双流机场劳累过度而一病不起,回家后没几天而逝。其时留下大伯、姑母与父亲,大伯为大,十来岁,姑母与父亲都只有几岁。祖父病逝前,担心祖母一人不能带大三个子女,叮嘱祖母把姑母送人做童养媳,把父亲抱养给别人,独留大伯,庶几可以保证子女能活下去一个。祖父去世后,抱定死也在一起的决心,祖母独立支撑抚养三个子女的重任。

    其时,一家人生活之艰难,现代人无法想象。祖母小脚,无法参与田间劳作,三个子女年幼,无力承担重任。家中无劳力,一家四口,衣食无着。一家人的生计,全靠祖母、姑母打草鞋维持。每日一早,大伯提着草鞋上街,到下午在家的人就倚门而望,如果看到大伯没有提着草鞋回来,知道今日有饭可吃;如果看到大伯提着草鞋回来,一家人唯有相拥而泣。其情其景,惨不忍闻。每听姑母讲此事,我未尝不伤心断肠。

   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。父亲十岁不到就开始下地劳作,犁地时,因扛不动犁,每次都得央求别人把犁扛到田间。就在祖母的操持下,一家人艰难度日。是祖母的坚韧,使一家人不致四散。

    解放后,家里能够吃上饭了,却没想到刚刚成年的大伯却因患上“黄疸病”而去世。中年丧夫,老年丧子,这种悲痛,祖母也挺过了。

    每次听姑母讲诉这些,我一面为家族的不幸而哀伤,一面惊叹祖母的坚强。姑母在讲诉时,已没有任何悲伤,象在讲诉别人的事,而我愈闻而愈悲。也许,我家的那时的那种处境,在辽阔的中华大地上,再平凡不过了,姑母是见惯了,所以只有活下来的庆幸;也许,时间已经抚平了姑母心中的创痛,所以姑母能娓娓道来。祖母从来没有对我讲过这些,也许祖母心中的创痛太深了吧?父亲也从未对我提过这些,是少时的苦难养成了父亲的少言寡语?这些,我不得而知。

    我是祖母唯一的孙子,所以小时候我得到祖母的照顾也最多。到我外出求学的时候,祖母已经年近九十。我上学已经耗尽家中的积蓄,那几年,一家人的生活也很艰难。后来祖母生病,医生也只说年龄太大,能照顾好一点就尽力照顾好一点,能吃什么就吃什么。其时,祖母已经吃不下什么东西。在1990年,祖母去世了,我不在她身边。祖母去世前,经常念叨我;在去世前一刻,难以闭眼,姑母告诉她我在外地上学,回不了家,让她安心走,祖母才安详离去。说也奇怪,就在那一段时间,我神魂不安,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。后来家里来信告诉我祖母去世的时间,我一翻日记,我最神魂不定的那天就是祖母离开的那一天。这是巧合,还是心灵感应?

    祖母在世时,因家境贫寒,没过过什么好日子;现在日子比祖母在世时好过些了,祖母已离开我十八年。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。如今,祭奠再丰厚,祖母也看不见、听不到、吃不了了,但我的这份哀思,祖母能知道吗?其实,我一直不信鬼神之事,唯此时此刻,我倒真希望祖母在天有灵。

    今天,祖母坟头在哪里我知道,因不能回去而无法祭奠;我的哀思我知道,祖母却不知道。其实,我也知道孝亲唯在于心,厚奠不如薄养。可我为什么总觉得不能释怀呢?

    思念祖母,思念她的坚韧不拔。思念祖母,思念她的百折不挠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