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迎光临黑暗的沉思!

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--顾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活在震后的日子  

2008-06-06 22:17:32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04.0秒,四川汶川县发生8.0级地震。

    把我们的哀思给那些不幸的死难者,把我们的同情给那些不幸的受灾同胞吧!

    地震发生时,我正在孵化园5楼办公室里上班。桌子、电脑在摇晃。按传统的经验,我们平常所感觉到的地震,一般就持续那么两三秒钟,所以当时也没在意。直到快一分钟时,感觉不一样了:持续时间长,震感非常强烈,房子发出很响的声音。地震开始时一女同事叫了一声:“地震了!”大家都有些慌乱。我从窗户走到阳台上向外观看,但看不出什么异常。摇晃继续,且有加剧的倾向。房子发出轰隆、轰隆的低沉而又频率较快的声响。那一瞬间,我竟产生了幻觉,觉得像是火车在经过。我感到纳闷:地铁还没有通,哪来的火车啊!况且,我所在的位置距地铁线还有一两百米。我甚至怀疑,是不是旁边修地铁发生了什么事故,是不是因施工降水导致地下发生垮塌?但持续的声响与摇晃令我否决了自己的想法。我立即重回办公室,里面已空无一人。公司的同事们都涌到了天台上。我连想都没想,下了楼梯跑到地面上来。现在想来我应该检讨自己:我抛下了同一办公室里的众多同事,其中还有几位女同事。我竟然没有对天台上的同事们说一声:“到楼下去!”后来听说有位女同事在下楼时快瘫软在楼梯上,这益发让我自责与不安。另一个办公室的一位同事很值得尊敬,他把本办公室的众多女同事全部安全带到了楼下。

    地震发生后,整个孵化园一下子变得拥挤起来。人们都来到空地上,谈论着刚才发生的事情。此时,通讯全部中断。下到地面,我才对刚才发生的一切感到害怕。由于担心还有强烈的余震,人流开始向着家的方向赶。进入城区,我发现到处都是人,马路两边停满了车,街上也全是车。商店几乎全部关门。

    我匆匆赶到学校去接孩子,所有的孩子都集中在操场上,由班主任带着。我接到了孩子,老师告诉我,以前学校没演习过地震发生的情况,只演习过发生火灾的情况。但以前的演习没有白费,居然在地震中用上了。孩子告诉我,地震发生后,数学老师马上通知孩子们“出去!”,孩子们有序地跑到了操场集合。

    从学校出来,我带着孩子来到神仙树公园。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,附近的居民,基本上都聚集到了这里。很快,附近还在营业的商店矿泉水、面包、饼干之类的东西也告售罄。但令人感动的是,即使在这种情况下,商家也没有涨价。在这里,我才了解到,地震已经测定为8级。女儿随后被送到乡下去了。

    我在神仙树公园四处随意走动了一下。到处是人群,摩肩接踵。人们在草地上、石头上、路边或坐或站,有些人已经在草地上铺上垫子、搭起帐篷。人们都在谈论地震,很多人手中不停地拨打电话。给父母通过话后,心中安定了些。然后,我给其他亲友打电话。在一翻艰难的拨打之后,只剩下都江堰的表兄与银厂沟的同学没联系上。灾难,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。公园里,大家不管熟不熟都能亲热地聊在一起。从收音机里,知道汶川发生了地震,而且震级不亚于1976年唐山大地震。我一边为震区的人们担心,一边为未联系上的亲友担心。

    夜晚来临,神仙树公园里的人流并没减少,马路两边停的车越来越多。在相对平静了一段时间之后,我回了一趟家。房子没事,但橱柜全部打开,衣柜门也全部打开了,卫生间里,一些东西落在了地上。简单吃了点东西,带上一块塑料布、毛巾被,我重回神仙树公园。(以上写于2008.05.13  02:51   余震中)

    其间,我不停地拨打在都江堰的表哥与银厂沟的同学的电话,但一直无法接通。这令我感到烦躁。

    夜越来越深,而风也越来越大。躺在地上,我感到深深的凉意。周围的人们,有的在小声地说着话,有的在焦急地拨打着电话。看看没有什么,大概在13日凌晨1点,我回到家里。余震不断,震感非常明显。这个夜晚看来是无法睡觉的了,我于是靠上网打法时光。网友们都在关切着地震。天快亮了,我终于熬不住,在客厅的沙发上小睡了片刻。

    5月13日,我来到办公室。办公室只有一个同事。我问了一下,其他人都在楼下待命。余震不断,随时都感到房屋在摇晃。在办公室待了一个小时后,得到通知今日不用上班,于是我又回到家中。上网,等待余震,成了一种生活。接下来的两日,我都待在家中。有时睡着了会被震醒,而此时我已懒得睁开眼睛。

    终于打通表哥的电话,知道他们一家平安,心中的石头落了地。但在银厂沟的同学的电话后来关机,再后来从其他同学那里得到消息,他遇难了。我始终忘不了那张胖乎乎的圆脸,特别爱笑,笑起来的时候,眼睛成了一条线,特别可爱可亲。那是上初中时的面孔。我也忘不了,我们住同一间寝室时他喂养小鸟的情形。他喂养的小鸟特别听话,白天放养在树上,傍晚再唤下来。

    5月19日(?),预报说有七级的余震。傍晚,人们又开始集体出门。小区的保安挨家按门铃通知人们避震,亲友们也打来电话,通知地震预报的消息。我懒得出去。我和侄儿猜拳,剪刀、石头、布。一个人代表留下,一个人代表出去,谁赢了我已记不清,但代表留下的赢了。于是我们把床垫拖到楼顶,准备过夜。但接下来的一次余震,让我还是失去呆在家里的决心。毕竟,侄儿在这里,我得为他负责。于是我们又来到了神仙树公园。公路上全是出城方向的车,交通严重堵塞,公园里的人比5.12那天夜里还要多。到处是帐篷,到处是塑料布,到处都是人,或睡或坐,或站或蹲。因为近几日连续没睡好,我已极度困乏。但在我们旁边,来了几个男女,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吵得人难以入睡。凌晨到来,凉得人受不了。六点,我和侄儿回家,倒在床上,再也不管那该死的余震。

    余震还在继续,而生活、工作也还得继续。随着余震频率的降低,震级也在逐渐下降。工作早就恢复了正常,生活也开始回归。虽然有时还会在睡梦中被摇晃弄醒,但我已根本不想睁开眼睛。地震严重扰乱人们的心理。有时感到有摇晃,我甚至分辨不出是自己的幻觉,还是真的发生了余震。

    也许,这种状况还将持续一段时间。谁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呢?但我们已不再恐惧。

    后记:这篇,地震当晚我已在余震中写了一半。接下来的十多天里,我根本写不出一个字!今天终于写完了!

    端阳节快乐--给你,给他(她),给我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7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