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迎光临黑暗的沉思!

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--顾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阿里--艰难之旅(3)  

2009-04-21 14:49:35|  分类: 浪踪天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拉萨――阿里,阿里――拉萨,这条路上,一年半时间,我总共走过四次――完整的两个往返。每一次,都有独特的经历,独特的感受。第一次,虽然感觉比较艰苦,但毕竟感觉是全新的,还有一些新鲜感;第二次,由于车在路上抛锚,经历也比较独特;第三次,主要是说吃饭:一路上三天只有两餐饱饭,两餐半饱,饿了三餐。但与最后一次走这条路相比,前面所有的艰难,都是那样微不足道。

  2007年11月底,完成了工作任务之后,我和部分同事奉命调回拉萨。前一天晚上,我们打包好所有的行李,并在后备箱固定。和所有留下的人做了告别,等待天明启程。

  同样是天不亮就出发了。同行共二辆车,我们这辆车先一天出发,车上共六人,全是男性,其中一人是我们单位的专职驾驶员辜师傅,另一人是这辆车的驾驶员朱师傅。因为起得比较早,大家上车以后都开始睡起觉来。两三个小时之后,过了雄巴,车到了一个岔路口。朱师傅走上了一条看起来车辙比较多的路,并推醒了辜师傅问路,迷迷糊糊的辜师傅大致看了一下,感觉好像是对的,示意朱师傅继续前行。走了几个小时,路越来越窄,朱师傅发现与他们来时不一样。此时,大家也都醒了。很快,大家都意识到路走错了!朱师傅在藏已经工作多年,会几句简单的藏语。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牧民,朱师傅下来问了一下,才知道我们在雄巴分路时走错了,来到了亚热乡,前面是昂拉仁错(湖),已经是绝路!

  我们只好赶快掉头往回走。在往回走的途中,大家开始讨论有无捷径能迅速回到主路上去。经过分析,我们认为可以翻山到盐湖。于是车驶离道路,开始往东北方向翻山。越往山顶,人烟愈来愈稀少。山上,过了很久才能看到几个牧民。我们的车不停地翻山,下到山谷,来到草原,中间跨过了多条河流。在过一条河流时,险情发生了。河水不深,很清澈,但河岸已经结冰。车下到河里,还算顺利,在上岸时,前轮及左后轮都上了岸,右后轮却在冰上一滑,把右前轮带下了河,车立即侧倾了!

  大家心里一惊,纷纷赶快下车。下车细看,河水淹没了半个车轮,排气管也处于水平状态,汽车很可能随时熄火。天很快就要黑了,气温在急剧下降。极目远眺,山坡上,除了有牧羊人修的羊圈,没有任何建筑。很远的地方,有一两个牧民在赶着羊群。如果我们不能自救,看来只好在羊圈里过夜了。司机要我们赶快去找石头。高山草场上,看起来比较平坦,却有些起伏不平。在这里,要想找一块石头都很艰难。我们几人四散找石头,半个多小时以后,终于每个人抱了几块石头回来,又继续寻找石头。司机拿出了千斤顶,下到冰冷刺骨的河水中,把汽车顶起来,下面垫上石头,并在右前轮上岸的位置也垫上石头,在水中为汽车铺了一条石头路。然后取出千斤顶,司机去尝试把汽车开上岸。在马达的轰鸣中,汽车挣扎着上了岸,大家心中的石头落地。这一折腾,至少花去了两三个小时。

  经过这一历险,大家都兴奋起来了。上车后,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。汽车不停地翻山、找路、过河。天已经完全黑了,可我们还没有找到正确的路。山上或草地上虽说有车辙,但那全是牧民的汽车碾出来的,跟着走一段后就没有路了,而走了几个小时,我们都没见到人。后来我们终于顺着车辙下到一条公路上,我们应该朝东北方向去找大路,但驾驶员已经不知道哪边是东北方向。凭感觉,我觉得当晚月亮出来的方向就是东方。我们往前试着开,前面突然出现一道光束,我们心里一喜:终于有人出现了!司机立即迎着光向前开。但那道光束时断时续,后来我们才知道,那是一个打着手电筒的牧民,因为道路起伏,所以我们时而看得到手电光,时而看不到。驾驶员朱师傅略懂一些藏语,和牧民交谈了几句,牧民答应把我们带上大路。终于上道了!上得路来,我们才发现原来已经到了物玛区。

  紧张了一整天的心情终于暂时放松。凌晨二点左右,我们住进了改则县武警招待所。

  第二天一早,我们又出发了。汽车过了洞错,上山的感觉越来越明显。公路两边,有些稀薄的积雪,越往山上走,积雪越多、越厚。离山顶还有二十来公里,我们就不得不下来推车、挖雪。狂风肆虐,温度非常低。风一起,雪乱飞。汽车开着开着,便不动了,下车一看,后压包已经被压紧的雪顶了起来。到了离山顶还有几公里的地方,尝试了很多次之后,我们只有无奈返回改则,此时已是下午。在我们回来的路上,我们同伴――另一辆车也赶到了。他们的车要好一些,他们觉得他们可以翻山,不听我们的劝告向山上进发。第二天我们再次见面的时候,他们停在我们昨天返回的地方前面一公里,在海拔五千多米的山上、雪地里待了一夜。据他们讲,因为怕油用完,驾驶员只能断断续续开着空调,真够他们受的了。

  我们返回改则后,大家在考虑是否走新疆绕道。但走新疆实在路途太遥远了,还是只有放弃。第三天一早,我们又出发了。经过艰难跋涉,又来到昨日返回的地方,见到了同伴,两辆车结伴而行。同伴的车在前面开道,我们的车在后面紧跟。中间,不停地下来推车、挖雪。在离山顶还有不到两公里的地方,最大的麻烦终于来了。山脊上已根本没有路,四周全是雪,一片白茫茫。前面的车刚过,一阵狂风,雪乱舞,前面的车辙一两秒就被完全覆盖。我们的车陷在雪堆里了。我们几个人轮流下来挖雪、推车。车轮空转,汽车后部开始向山沟横着下滑。我们只好停下推车,继续挖雪。风很猛。风来的时候,简直睁不开眼,我试图转过身背着风,但没用,风刮过,冷彻骨髓,整个头部冷得发痛。这是前所未有的感觉。我们只好到车上躲避。风停了,下来继续挖雪、推车。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艰苦努力,我们终于翻过了最高处。在下行的时候,我们车跟着同伴车。突然雪地中出现了一道沟,因为沟已经被雪掩盖,驾驶员已经来不及刹车,车硬冲过了沟,但前轮在猛烈撞击下爆胎了。我们只好下来,在海拔近6000米的雪地上更换轮胎。等一切结束的时候,我们已经在这不过二公里的雪地上耽搁了两三个小时。

  傍晚时分,我们终于到了错勤县城。几个驾驶员在一起交谈路上的感觉,说是几十年都没遇到过今天这样的艰难。我们的车转向出现了问题,另一个老驾驶员立即说那一定是方向机油管出了问题。一检查,果然如此。换上了方向机油管,第三天我们继续前行,后面的路已经顺当了许多。第三天,我们在日喀则住宿。第四天,我们安全到达了拉萨。

  回到拉萨之后,我们一行十来人,有一半的人都严重感冒。我连续输了近一个星期的液体,才完全康复。

  离开阿里已经快十二年了。那一路上的风景,不知是否依然?那一路上的艰难、辛苦,不知是否已经改变?也许我这一生,再也没有机会重走那条路了。但在梦里,为什么会常常出现戈壁、野驴、黄羊、藏羚羊以及天鹅的歌声呢?

  阿里--艰难之旅(3) - 黑暗的沉思 - 欢迎光临黑暗的沉思!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6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