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迎光临黑暗的沉思!

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--顾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统计数据打架背后的政治学  

2009-07-01 16:34:22|  分类: 胡言乱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中国的统计数据发布出来,外国的经济学家常常惊呼看不懂。其实这也怪不到老外,因为经常打架的统计数据,中国的经济学家也看不懂,更别说普通的老百姓了。

  看不懂的统计数据,有其历史的渊源。因为统计数据被夸大或缩小,直接与利益相关。“龟儿惑(用四川话念平声,意思是骗)我,我惑龟儿。”这话是十年前我和原单位计划统计处的一位老处长闲聊统计数据时,老处长说的原话。这里没有骂人的意思,只是道出了一种彼此都心知肚明的现状:下级在统计数据上欺骗上级,上级汇总统计数据时欺骗更上一级。在“数字出官、官出数字”的年代,这种统计数据造假具有相当的普遍性。那时把这种行为定性为统计造假,现在人们对这种行为的称谓多少带有一些冷幽默:粉饰。造假也罢,粉饰也罢,其手法却差不多:如果期望短期统计数据好看些,那么把与业绩正相关的指标放大一些,把与业绩负相关的指标缩小一些;如果期望中长期统计数据好看些,那么可以把已经达标的与业绩正相关的指标缩小一些,“超额部分”“调剂”到下一考核期间来报告,与业绩负相关的指标也可以采用这样的方法来“调剂”。“粉饰”后的统计数据是否更好看、更耐看,是否被拆穿,就看谁的手段更高明、方法更隐蔽,以及谁的“运气”更好。

  看不懂的统计数据,也有技术原因。统计期间、统计方法的选择、统计范围的选择、统计样本的选择,都决定着统计数据最终的准确性。而统计期间、统计方法、统计范围、统计样本的选择,具有很强的操控性,往往受统计的目的与意愿所操纵。这种被操控了的统计的结果,发布出来,与人们的感觉及实际情况往往并不相符,如每年发布的平均工资。当人们感觉到自己的工资在下降时,每年的平均工资涨幅却在两位数以上。在广泛的质疑声中,“估计局”不得不出面解释,我们统计的范围不含私营企业从业人员。

  在中国,统计数据的发布总是暗含很多玄机,已经不是简单的数据。数据发布的时机、发布什么样的数据、指标的高低、数据的口径,都是非常讲究的。这涉及统计数据发布目的问题。所以,一旦数据发布出来,立即就引来中外无数专家及国民的关注。人们争相解读这些信息,期望从中得到什么暗示。而这,就是统计中的政治学。也许,有关部门正在开创一门新的学科——“政治统计学”——只是他们自己都还没意识到。颇具戏剧性的是,由于统计信息的泛政治化和利益化,往往造成信息部门发布的后期信息与前期信息打架——如某科院关于房地产市场走向的预测;或一部门发布的信息与另一部门发布的信息打架——当然最终都会有人出来解释,差异是“口径”不一样造成的,调整口径以后,其实我们的数据是一致的。

  统计数据发布后所引起的反响,并不是统计者或发布者所能控制。这种社会效果,其正面作用或负面作用,有时也会超出统计者或发布者的预期。所以有时数据一发布,会出现舆论一片哗然。因为大多数老百姓虽然看不懂统计数据,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过生活,他们都在用感觉或体会去印证这些看不懂的统计数据,哪管什么“政治统计学”哦。

  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