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迎光临黑暗的沉思!

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--顾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能够危害权力的只有权力  

2009-08-19 17:41:46|  分类: 胡言乱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能够危害权力的只有权力

  

一、“权力自上”导致的傲慢与冷漠及权力滥用导致的腐败

    1、“权力自上”导致的“权力至上”

“权力自上”导致的“权力至上”体现在官员的媚上上。“权力自上”是指官员由上级任命,虽然我们现在有选举制度,但选举之外还有大量的任命,甚至还有形式上选举、实质上任命,即便是真正的选举,候选人往往也由上级组织部门指定。由于权力来自上级,官员唯上是从、只“对上级负责”、“围着帽子转”,成为一种常态,演化出了“权力至上”。有利于“帽子”的事,全力做(如明知某一项目的引进可能带来巨大的环境破坏,但为了巨额的GDP所带来的政绩,强行上马);有利于面子的事,大力做(如文化搭台,“领导唱戏”);与“帽子”无关的事,少做或干脆不做(如看不到政绩或政绩不显著的民生工程)。

2、权力的傲慢与冷漠

与“权力至上”相对的是对下,权力表现了相当的傲慢与冷漠。

权力的傲慢体现在公共政策制定的闭门造车与对民众质疑的应对上。公共政策的制定,本应顺从民意,但部门利益导致公共政策难产或执行大打折扣,个人所得税按家庭收入征收至今被认为“条件不具备”,燃油税改革十年后还在征收各种通行费。在对公众的质疑上,装聋装瞎,视而不见,充耳不闻。远的如“周老虎事件”,不碰南墙,死不认错;近的,如“开胸验肺事件”,河南省卫生厅对郑大一附院通报批评并立案调查,在网民“围观”卫生厅网站后,仍拒不道歉;宁波鄞州区区长信箱对网民反映问题的回复,“已阅”, 两个字,简短、精悍,更将权力的傲慢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权力的冷漠表现在与百姓利益息息相关、与百姓生死攸关的事情发生时,官员的推诿与漠不关心的态度。“凤翔血铅事件”发生前两年就该启动的村民搬迁,搬迁范围由冶炼公司周围1000米被政府缩减为500米,后来由于“种种原因”,村民搬迁两年没有动静,事件发生后,政府最先启动的搬迁计划要两年后才能实施。如果官员及官员的亲属每天都生活在“排放达标”的冶炼厂旁边,闻着“排放达标”的空气,喝着被“达标排放物”亲密接触了的水,吃着融和了“达标排放物”的土壤种出的食物,权力还会这样冷漠吗?

3、权力的滥用与腐败

权力的滥用是权力德腐败的基础。权力的滥用是行政的乱作为,最终导致公权沦为私权,并成为腐败滋生的温床。如果没有滥权,在很大程度上,腐败就失去了生存的基础。关于这方面的论述已经很多,这里不再赘述。

“权力自上”导致了“权力至上”,面对普通百姓,权力则充满了傲慢与冷漠,再加上权力的滥用导致的腐败,正在严重侵蚀执政党执政的群众基础、破坏政府的公信力,致使政府的声音比谣言来得慢、比谣言还缺乏穿透力。最高人民法院常$务副$院$长沈德咏说:“当前,部分群众对司法的不信任感正在逐渐泛化成普遍社会心理,这是一种极其可怕的现象。”

二、比资本的贪婪与黑更甚的是资本与权力的结合

马克思说:“资本来到世间,从头到脚,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”。这句话,一针见血地指明了资本的贪婪与黑。贪婪是资本的天性,逐利是资本的动力。这不是问题:财富越来越多是一件好事,这表示着一个国家或社会的富裕程度,财富转化为资本,资本所带来的利益是财富的重要来源,有利于经济的发展。黑,指的是资本逐利的手段,当资本无道德逐利时,再也没有比“黑”这个字能更恰当地来形容。但这也不可怕:如果有条件,资本逐利的黑是可以约束的。能约束资本“黑”的是资本所有者(资本家这个词太不好听)的良心与政府的权力,前者太不靠谱,后者才应是百姓的依赖。

可怕的是,权力对资本变得越来越迁就,这对规则造成巨大破坏。因为权力应该为整个社会服务,而不是仅仅为资本服务。如果权力和资本集合起来形成利益集团,当资本与普通百姓发生利益冲突的时候,权力甚至变成了资本的帮凶。当权力长期漠视广大的普通百姓利益的时候,民怨得不到宣泄,发展成群体性事件就是一种必然。

前段时间看到的一系列新闻:有农民耕地被占上访被关押的,有农民夫妇维权绝望相约自杀的,经常有城市居民房屋被不明身份的人拆毁的,富豪违法因是两个地方人大代表无法批捕的,环境污染、环境破坏长期得不到治理的,这些看似单个的事件,连起来快成一个面,背后无一不体现了权力为资本所用这一立场。即便贵州翁安6.28事件,云南梦连7.19事件,其深层次原因,也有权力为资本所用在内,梦连县委书记胡文彬的坐骑豪华越野车,就是橡胶公司提供的。在高层,资本已经渗透到立法与释法层面,商务部正司级官员郭京毅落马证明了这一点。至于富豪进人大、政协,并已经在权力机关取得了相当的发言权,这已经不是新鲜的事情,重庆的黑社会头目与市公安局副局长相勾结,成为一方富豪,还进政协、进人大。这一系列的事件,无一不显露权力与资本结成利益集团所带来的巨大危害性与破坏性。

资本的强势与权力对资本的迁就甚至已经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。当资本侵害百姓利益时,权力往往可能选择退缩,但总有人呼吁百姓理性,采用合法手段维权,而无视合法手段维权成本之高;而百姓侵害资本利益时,可能立即会遭到权力的制裁。比如,当开发商非法拆毁百姓房屋时,百姓往往是投诉无门,而百姓砸毁一辆开发商的推土机则可能会立即被拘留。

资本的贪婪与黑及资本与权力的结合,正在严重割裂社会各阶层。犹如蝴蝶轻轻扇动翅膀可能引发凶猛的海啸,一个简单的矛盾,可能激发严重的群体对立,群体性事件由此产生。仇富论、仇官论不值得权力与资本深思么?

三、能够让权力安全的是对权力的约束

    我并不看好副厅级、厅级县委书记这一现象。给县委书记升级,不见得是好事,无论是对公务还是个人。因为县委书记的权已经够大了,现有体制造成“一县之内、书记独大”,“县委书记现象”由此而生。副厅级、厅级县委书记更可能导致县委书记的绝对权力。绝对权力引发的后果,不用说大家都知道。

    能够危害权力的只有权力,能够让权力安全的只能是对权力进行有效地约束。而如何对权力进行有效地约束,不仅需要政治家的智慧与胸怀,还需要百姓不懈的努力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