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迎光临黑暗的沉思!

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--顾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乌坎事件——中国农村问题的缩影  

2012-04-23 23:36:03|  分类: 胡言乱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乌坎事件的后续报道:20日上午,陆丰纪委相关负责人到乌坎村召开会议,宣布对原村“两委”成员的党内处理意见。据一位现任乌坎村干部透露,原村领导班子共9名成员,除了一个林姓的女干部外,其它8名都被“双规”处理,有关部门正在对他们的违法违纪行为进行侦查。

    村财务管理方面问题主要表现在:一是公款私存、坐收坐支、多头开户;二是手续不全,自制单据,白条入账;三是财务公开不具体,不详细,村干部得不到有效监督;四是有些重大事项没有经过集体讨论,土地收入支出、部分村公益事业建设承包方案等,没有招投标和签订建设合同,主要干部说了算。

    此外,少数村干部存在利用公款送礼办事、重复领取社保、用公款购买私家小车等问题。在保障农民经济利益方面,存在土地出让收入村民直接得益很少、一些企业应上缴的租金没有及时收取、与港方合作结算中造成集体资产流失等问题。
 

    乌坎事件绝非偶然。十多年来,中国农村实行的是村民“自治” ,但绝大多数农村居民并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权力,多数村级组织游离于监督体系之外。这是村官们集体贪腐的重要根源。

    虽然早在1998114日,就通过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》,中间历经17次修订,但普通百姓,了解这一法律的有几?若论农村居民,了解这一法律的有几?这部关于农村组织的法律,执行效果如何? 村官直选,是执行这一法律的基础,是中国实施民主政治的一个重要体现。但这一民主政治,往往被乡镇这一级组织所破坏。由于乡镇领导出于“便于管理”的懒政思想,往往会指定“听话”的村官候选人;如果有领导要捞取好处,指定的候选人会更烂。所以,乡镇干预或介入过多的地方,村官选举反而越乱,村民甚至根本不关心,因为谁当选似乎已与他们无关。在我老家,村官选举投票,我所了解到的情况是每人当天发10~20元,否则大家都懒得去。乡镇的“为民做主”,实质起到了破坏民主选举的作用。

    为什么村官贪腐那么容易呢?我觉得原因很简单:

    1、村民们不了解自己的权力。他们根本不知道,如果没有自己的投票,上面指派的村官就无法“合法产生”。村民们不了解自己的权力,有乡镇一级的故意,有的基层官员,唯恐百姓们知道自己的权力、行驶自己的权力。村民们不了解自己的权力,也有懒政下的惯性,自包产到户以来,已经难以召开一次正常的会议,权力似乎遭到了村民们的“忽视”,因此基层官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    2、村委书记的独断专行。在“党管一切”的口号下,很多村委会书记独大,村委会主任其实就是一个摆设,如果村委书记过于强势,村委会主任往往被架空,很难发挥实际作用。这严重破坏了集体讨论、民主决策的机制。

    3、村官游离于监督之外。村官的地位有些尴尬,说是领导,在官场中仍属“弼马温”那个级别——不入流,不归政府直接监督;在村上,村官就是最大的官了,下面无人或无法监督。游离于监督体系之外的权力,不出问题只能依赖掌权人的道德了。而道德这东西,现在往往不靠谱。

    4、村官集体贪腐。村级组织领导班子共9名成员,8名被双规,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班子?

    5、上级部门的睁眼瞎。乌坎事件,如果不是村民们的自发行动,可能永远入不了上级部门法眼。

    乌坎事件是中国农村基层组织的一个缩影。它向我们表明,腐败这个社会毒瘤,已经深入到了我们的最基层。如果不正视这个问题,不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,可能引发剧烈的社会动荡。民主与法制,刻不容缓。(黑暗的沉思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3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