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迎光临黑暗的沉思!

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--顾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神圣、荒唐与罪恶  

2013-08-15 20:07:58|  分类: 胡言乱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历史总让人欷歔不已:愚昧下的神圣,总脱离不了荒唐;暴政下的神圣,总脱离不了罪恶。

 

愚昧下的神圣,一方面源自对自然界认知迷失而神化,一方面源自统治者为维护自身统治而自我神化。前一种,是民众出于对大自然的神秘未知现象的敬畏自发地造神;后一种,是统治者主动造神——只不过神化的是自己,通过神化把自己的统治变成“天命所归”。

 

大自然的种种神秘未知现象,让先人们觉得冥冥中体现了鬼神的意志,于是先人们造出了各种神怪,如玉皇大帝、山神、土地神、河神、龙神、阎王等。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,人们的认识不断提高,这种神化在不断打破。虽然先人们的造神有些荒唐,但在当时那种生产力下,我觉得还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

统治者的主动造神,也同样摆脱不了荒唐。商的先祖名契,据《史记-殷本纪》载:“殷契,母曰简狄,有娀氏之女,为帝喾次妃。三人行浴,见玄鸟堕其卵,简狄取吞之,因孕生契。”无独有偶,秦的先祖也是吞玄鸟卵而孕的,“秦之先,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修。女修织,玄鸟陨卵,女修吞之,生子大业。”玄鸟卵,注解说是燕子蛋。吞了一枚燕子卵就怀孕,也够神的了。周的先祖弃,就更要离谱一些,“周后稷,名弃。其母有邰氏女,曰姜原。姜原为帝喾元妃。姜原出野,见巨人迹,心忻然说,欲践之,践之而身动如孕者。”踩了一个大脚印就怀孕,绝对的神话。这还不算什么,最为离谱的,是那位汉高祖,“高祖,沛丰邑中阳里人,姓刘氏,字季。父曰太公,母曰刘媪。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,梦与神遇。是时雷电晦冥,太公往视,则见蛟龙于其上。已而有身,遂产高祖。” 刘邦为了神化自己,非说自己不是老爹的种,硬生生给老爹戴一顶绿帽,真够荒唐透顶了。

 

统治者的造神,无非是想证明自己政权来源的合法性,把自己获取政权神化为“神的意志”——君权神授,虽然目的能够理解,但手段还是脱离不了荒唐。是吧?

 

暴政下的神圣,就是一种罪恶了。夏桀就自命为太阳神,可老百姓不买账,发出了“时日曷丧?予及汝皆亡!”的反抗呼声,商汤一起,暴政败亡,夏朝也就灭了。

 

新时代的神化,已没那么蠢,不会做让人一眼就看穿的把戏,但手段都差不多,无非是通过闭锁愚民、让自己变得无限伟大英明神武。愚民政策实施越深、越久,就越伟大越神圣。文革,把这个把戏演得登峰造极。现在,“白头山血统”正在继续这种神圣。

 

不仅个人会表演神圣,组织也会。事实上,离开了有组织的造神,个人很难神圣起来。历史上百姓的任何抉择,都有其深刻的历史背景。任何政权,千万别以为有当初特定历史条件下、特定历史背景下“历史的必然”,就可以永远必然下去,如果不与时代共同进步、不与社会共同发展,并故意忽略当时的特定历史背景与特定历史条件,宣扬“历史的必然”从而寻求政权的合法性,就是自我神化,照样脱离不了荒唐。一个朝代取代另一个朝代,确实有其历史的必然性,新的朝代也确实神圣过;但一个新朝代逐渐成为旧朝代直至被推翻,照样有其历史的必然性——尽管它也曾神圣过。笑蜀先生主编的《历史的先声》,就为我们展示了那段特殊背景下的“历史的必然”。 
 

要戳穿神圣也很简单,只需要开一个窗口,把神圣暴露于阳光之下,让里面的人看到外面的风景。当神圣被戳穿之后,人们不难发现:越神圣,罪恶越深重!

 

世间真正神圣的东西太少,如果今天还有什么人或组织在大力宣扬什么神圣,即便言辞再动听,目的可能都难脱邪恶。(黑暗的沉思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