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迎光临黑暗的沉思!

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--顾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乱弹历史——神话背后是神化  

2014-03-15 00:25:35|  分类: 乱弹历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、几则神话

 

别以为历史都是信史,这不,以司马迁之严谨,《史记》也记载了几则神话:

1、《史记-殷本纪》载:“殷契,母曰简狄,有娀氏之女,为帝喾次妃。三人行浴,见玄鸟堕其卵,简狄取吞之,因孕生契。”

2、《史记-周本纪》载:“周后稷,名弃。其母有邰氏女,曰姜原。姜原为帝喾元妃。姜原出野,见巨人迹,心忻然说,欲践之,践之而身动如孕者。”

3、《史记-秦本纪》载:“秦之先,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修。女修织,玄鸟陨卵,女修吞之,生子大业。”

4、《史记-高祖本纪》载:“高祖,沛丰邑中阳里人,姓刘氏,字季。父曰太公,母曰刘媪。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,梦与神遇。是时雷电晦冥,太公往视,则见蛟龙于其上。已而有身,遂产高祖。”

 

二、神话的起源

 

这些神话,显然不是司马迁造谣。与之相印证的,第一则与第二则神话在《诗经》中也能找到出处。

《诗经.商颂.玄鸟》开头便是“天命玄鸟,降而生商”。这就是商的始祖契的来源。但该诗讲述得太略,《诗经.大雅.生民》讲述周的始祖弃,就要详细、生动得多:“厥初生民,时维姜嫄。生民如何?克禋克祀,以弗无子。履帝武敏歆,攸介攸止,载震载夙。载生载育,时维后稷。

玄鸟就是燕子,玄鸟卵就是燕子卵。“履帝武敏歆”,武是脚印,敏通拇,大脚趾,这句话是说踩上了上帝的大脚趾印,心里很欣喜。

商、秦的祖先,来自燕子卵;周的祖先,来自上帝的大脚趾印;汉高祖刘邦,是蛟龙的儿子。

这些神话,一方面源自古代的婚育风俗,一方面源自后人对祖先的神化(刘邦纯属自我神化),已达到稳固政权的目的——我的权力是上帝授予的。

 

三、神话的背后

 

(一)婚配与狂欢

 

在母系氏族,固定配偶出现之前实行的是群婚,人们只知有母、不知有父。即便进入父系社会,固定配偶出现之后,乱交现象仍非常普遍,而且得到社会的普遍承认。

还有一种现象就是集会狂欢。“溱与洧,方涣涣兮。士与女,方秉蕳兮。”“溱与洧,浏其清矣。士与女,殷其盈兮。”《诗经.郑风.溱洧》,描写的就是三月三日上巳节青年男女相聚河边互赠情物的狂欢盛会。过去人们常说郑卫多靡靡之音,指的就是《诗经》中“郑风”、“卫风”多男女私情。这种集会狂欢,至少持续到了唐朝。杜甫《丽人行》中写道:“三月三日天气新,长安水边多丽人。”这也侧面反映了当时的风俗。

即便在当今,一些少数民族地方仍存在集会狂欢。西藏每年夏天,有一个沐浴节,期间男女老幼,齐集水边沐浴。在过去,这种节日都带有狂欢性质。

狂欢的结果,免不了男欢女爱。这在古代是一种风俗,得到了全社会的认可,没什么道德不道德。

契、弃、大业,非常可能就是这种集会狂欢的产物。问题在于,契、弃母亲的身份、地位非常特殊,大业母亲的身份、地位,也非常特殊。既然不知其父,倒不如编个神话,大家都好。

《史记.周本纪》说弃被丢弃多次而不死,故以“弃”为名:“弃之隘巷,马牛过者皆辟不践;徙置之林中,适会山林多人,迁之;而弃渠中冰上,飞鸟以其翼覆荐之。姜原以为神,遂收养长之。姜嫄为什么会狠心丢弃“弃”?最大的可能,姜嫄也许未必清楚谁是弃之父,不过有一点绝对清楚——弃不是帝喾的儿子。其实这点帝喾也明白,否则就不会任由姜嫄把婴儿到处遗弃。只不过帝喾心胸开阔,宅心仁厚,接纳了弃。同样,帝喾也接纳同样情况的契。

大业的情形,就简单了,编个故事,成就了处女生子,耶稣也是这样来的。

(二)权力天授

五帝除黄帝外,其余四个都是黄帝的后裔,夏禹也是黄帝后裔,商汤是契的后代、文王、武王是弃的后代,都是黄帝后裔。世传黄帝德厚,故能传之三代。是黄帝后裔,掌社稷的身份就不存在问题,政权就具有合法性。但传了多代之后,为什么是商汤、文、武,而不是其他人?权力天授!

权力天授,也许在现代人看来,是个笑话,但回到四五千年前,这就不是什么笑话了,反倒是个正经事。那如何来体现权力天授?编个神话,神化祖宗,神化祖宗就是神化自己。

当然,刘邦是个例外,祖宗无可稽考,也不是像商、周累积数十世功德,而且是个流氓,那就干脆直接编神话神化自己好了。神化的目的也无非权力天授。

(三)美丽传说

当然,也不排除姜嫄履神迹而生子、简狄、女修吞燕卵而生子最初是个美丽的传说,代代相传,后被商、周、秦的首领加以利用。

 

但是,被后来的人大加利用的,是权力天授(君权神授)这种神话。什么生时红光满室、异香盈屋、梦吞北斗、凤凰翔鸣、梦苍龙据腹,神乎其神,无非是说注定要当皇帝——这都当不得真。

不仅个人会表演神圣,组织也会。事实上,离开了有组织的造神,个人很难神圣起来。不过,现代人玩的神化,手段已比古人要高明得多。但再高明,目的还是让人一眼看穿:权力在我,是一种历史的必然。

任何必然都有其深刻的历史背景及条件,过去必然,未必今天就必然;今天必然,未必将来会永远必然。

所谓天意,民心即天心。民意,才是永远的天意,永远的必然。(黑暗的沉思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