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迎光临黑暗的沉思!

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--顾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叶家幺公(非小说)  

2014-08-25 11:43:13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 叶家幺公(非小说)
 

    叶家幺公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长得高高长长,微微有些秃顶,他的子孙这点也很像他。叶家幺公不是渔民,但却因打鱼而在我们大队闻名。
 

    叶家幺公因打鱼而闻名,有两个原因。
 

    他喜欢打鱼,常用的是方网子,农村里又叫赶网子,这种网,成都平原农村里的大概都见过,底部长方形,上面也是四方但逐渐收于顶部,网围三方,留一面让鱼进入,赶鱼用的是树枝做的三角形工具。这种网只能用于浅水,一般是河边使用。另一种是撒网,网一撒出去,像簸箕那么圆,有没有鱼,就在提起网的那一刻见分晓。夏天洪水季节,叶家幺公最喜欢的是扳罾,那是一种只有底的四方形渔网,扳罾的时候,慢悠悠地起网,就一根大竹竿撑着,罾顶上一根麻绳系着,起罾就一边拉绳一边观察罾里,有鱼就把罾拉起,用勺状长柄网兜把鱼舀出。
 

    叶家幺公虽不是职业渔民,但打鱼的技术颇高,每每收获很大。叶家幺公还有一个本事,就是用叉叉团鱼。这个本事,周围人是没有的。他会查看团鱼在河边沙滩上爬过的痕迹,就算团鱼躲藏在浅水边的沙子里,一叉下去,就把团鱼提起来,而且绝对只是叉在裙边,不会把团鱼弄死。叶家幺公的大孙子是我的毛根儿朋友,他曾带着我们俩一起上街去卖过团鱼,用麻绳穿了裙边,四五个一串挑在肩上,团鱼鲜活得不停地伸头爬脚。
 

    叶家幺公会打鱼,名气也只在邻近的两三个生产队之间传播,令他更有名的,是他的反革命身份。
 

    儿时的记忆里,每逢大队有什么批斗会,叶家幺公惯例会和几个地主婆子一起站在高板凳上,弯着腰低着头,脖子上挂一小牌牌,他们的标准称谓,叫“四类分子”,至于是哪四类,我至今都不明白。那种批斗会,一开基本就是半天,站在地上都得不停变换姿势,真难以想象,几个六十多岁的老年人是怎么坚持下来的。这样的批斗会,一直坚持到了七十年代末才结束。四类分子还有一个工作,就是大家都休息时,修桥补路。我曾多次看到叶家幺公和几个一起被批斗的“四类分子”,在土路上平整这被拖拉机碾出的凹槽。
 

    叶家幺公的反革命身份,连累了几个儿子的婚事。二儿子、三儿子在本地找不到媳妇,后来娶了外地山区的女人,小儿子是在他没被批斗之后才结了婚。这让叶家幺公在家中很没地位,日常时间,几乎没什么话,但对小孩子特别好,和小孩子一起话要多些。
 

    但这似乎并没影响叶家幺公打鱼、叉团鱼,只要有空闲,他仍会打鱼。
 

    后来,叶家幺公不用被批斗了,但也没听说过给他有什么平反。农村人,可能也不懂那么多,只要不挨批斗,平不平反又有什么关系呢。但那时叶家幺公年龄似乎已经很大了,几乎再也没去打过鱼了。
 

    九十年代中期,叶家幺公已经快接近九十岁,那时的他出现了老年痴呆,平常难见到一面。当年主持批斗他的那一拨,已经死得没几个了。后来有一天我回到家,父母告诉我,叶家幺公已经去世了。
 

    我曾经问过周围的邻居叶家幺公怎么当上反革命的,很多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。后来终于听到一个说法,叶家幺公有一晚去打鱼,在河边遇见几个人在商量着什么。他也没在意,就继续去打他的鱼,别人的事,管他什么事呢。后来,这几人被抓了,说是反革命,他们当时在河边开小会,计划杀“工作组”人员,暴露了,审讯时供出了叶家幺公,开会的那几个好像被判了刑。但叶家幺公究竟是因为是反革命团伙成员而被批斗呢,还是因为知情不报而成为反革命,就一直不得而知。
 

    这就是叶家幺公打鱼惹出的祸端。只是我一直不明白,叶家幺公这反革命黑锅,怎么就轻易背上,而且一背就是几十年? 
------------------
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却用它寻找光明——顾城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