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迎光临黑暗的沉思!

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--顾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烟雨柳江  

2017-10-09 15:54:00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柳江镇夹杨村河两岸,花溪河与杨村河在镇边上合流,镇和江便融为一体。烟雨柳江,成了柳江固有的印象。就像一说到柳江,就该是烟雨蒙蒙的样子。
烟雨柳江 - 黑暗的沉思 - 欢迎光临黑暗的沉思!
 
    到达柳江已是午后,窗外就是柳江。外面下着小雨,浑黄的江水已快平了河边的步行道,漫过了河中的石头跳蹬。天空灰白色,时有黑色的云团从半空掠过。银杏树上的白果已经发黄,但树叶仍带残绿。桂花却在雨中开得正欢,低调,而又香气四散。小楼听雨,深巷飘香,别有韵味。
烟雨柳江 - 黑暗的沉思 - 欢迎光临黑暗的沉思!
 
    柳江虽带一个“柳”字,却与杨柳无关。据记载:“柳江古镇,位于四川省眉山市洪雅县城西南35公里花溪河支流柳江两岸,历史上称为‘明月镇’,始建于南宋绍兴十年(1140年),清代中期,因镇上柳、姜两姓族人合资修建了一条石板长街而更名为‘柳姜场’,1780年定名为‘柳江场’。”柳江河边的树不算多,但有几棵数百年的黄桷树(榕树),树身粗壮,树冠宽大,还有一株被视为神树。还有一些四川本地称为“麻柳树”的枫杨、桤木树,树龄也至少在三五十年以上。
烟雨柳江 - 黑暗的沉思 - 欢迎光临黑暗的沉思!
 
    小睡两小时后,已接近天黑。小雨继续下着。沙沙的雨声,被外面河水的哗哗声掩盖。白天浑黄的河面变得黑苍苍的一片。 外面吃了晚餐,沿着河边的石板路闲逛。对岸五颜六色的灯光映在河面,让我忽地有了桨声灯影中的秦淮河之感。过河的S型石条跳蹬已经封闭,河水从石条间流下,泛着白色浪花,永不停歇。小雨中,灯光让对岸产生了朦胧感。
烟雨柳江 - 黑暗的沉思 - 欢迎光临黑暗的沉思!
 
    转过一道石桥,我来到河对岸,临河又一条石板街,青瓦、穿斗、木铺板、吊脚楼,典型的四川特色民居。河边又是一条曲曲折折的步道。

    行走在石板小巷,忽地想到了《雨巷》。一川烟雨,黄色油纸伞,姑娘,一头青丝挽成端庄秀美的发髻,高跟鞋塔塔地扣击着石板,面容清丽,背影挺立。出现于街道转角,又消逝于曲折的石墙。然而幻觉终归是幻觉,只有小巷依然悠长而又寂寥。

    柳江街道如千万个古镇,卖着一些真正的地方小吃,也卖着各地常见的零食,还有荷花池批发来的手工艺品。

    柳江烟雨让人神往,而烟雨柳江,是那样俗气。
烟雨柳江 - 黑暗的沉思 - 欢迎光临黑暗的沉思!
 
    第二天睡了个饱觉,早餐后再次重走昨晚的路。雨已经停了,河水小了一些。石板路湿漉漉的,但很干净。河对岸的游人多了起来。柳江从黑夜中醒来。
烟雨柳江 - 黑暗的沉思 - 欢迎光临黑暗的沉思!
 
    S形的石条跳蹬小水坝,是柳江最经典的标志。水坝上,波平如镜,远山含黛。
烟雨柳江 - 黑暗的沉思 - 欢迎光临黑暗的沉思!
 
    游客渐渐增多,而我即将离去。
    柳江烟雨又将成为梦境。烟雨柳江,还将继续它的热闹。这就是现实与生活。
    也许,正是这种世俗化,柳江才会那么招人喜欢。
    就如我在柳江,也是很愉悦的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